豆奶短视频会有病毒吗

豆奶短视频会有病毒吗

徐浪从一阵恍惚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趴在课桌上,面前是摞得高高的课本。

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户,落在脸上,有种暖暖的感觉。桌上的笔记本偶尔被风翻动,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隔壁教室传来整齐的朗读声,洋溢着青春奋进的味道。

“高三(2)班,徐浪。”

徐浪呆呆地看着桌上的校牌,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已经是毕业班的学生了。

“上课都睡着了啊,肯定是昨天做题搞得太晚了。”

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眼睛,心里却隐隐觉得,自己好像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是什么呢?”

可当他认真去想的时候,却怎么都回想不起来了,反而越是努力去回忆,越是模糊稀疏,最后记忆中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是梦吧……”他吐了口气,不再纠结。

睡觉做了梦,醒来以后就记不得了,这样的事情,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徐浪,徐浪。”一个轻柔的声音,打断了徐浪的出神。

“嗯?”

美女俏丽棚拍灵动尽显

徐浪扭头一看,只见同桌的少女也半趴在桌上,正看着自己,一张婉约的小脸在阳光下红扑扑的,很是清纯可爱。

不知为何,徐浪发现自己突然想不起同桌的名字了。

只是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心里陡然升起一丝抽搐的恐惧,但马上就像玻璃上的水雾一样消散无踪。

他含糊地问道:“同桌……你有什么事吗?”

一张小纸条,借着桌上堆得高高的课本的掩护,递到了他面前。

徐浪一愣,再看向同桌时,却发现少女已经扭过脸去,只是连耳朵根都已经红了。

他又低下头,看着面前折叠得整整齐齐的小纸条,那里面,仿佛有一颗正在悸动的心。

打开纸条,把上面的内容一扫而过后,徐浪拿起笔,一脸严肃地开始写起了回信:“我们现在是高考前的关键时刻,一切要以学业为重……”

从那天起,每天放学的路上,少了一个跟在他身旁的身影。

一生注孤……

……

一转眼,徐浪已经走在了大学的校园里。

家里经营着东海附近最大的游乐园,虽然已经在走下坡路了,但他依然算是系里知名的富二代之一,加上自己长得也不差,平时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爱慕的目光。

“嘿,又有妹子在偷看你了。”

罗翰走在他身边,伸出肥厚的肘子撞了他一下,“搞一个脱单啊!”

“脱什么单啊?”

徐浪一巴掌拍掉罗翰的猪蹄,头也不抬地刷着短视频,嘴里念叨道,“是手机不好看,还是游戏不好玩……哎,我怎么感觉你没有我印象中胖了?”

“扯犊子吧,老子本来就不胖。走了!”罗翰扯了他一下。

“哦,好。”

临走之前,徐浪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

在不远处那间教室的窗口,他看到了一双略微黯淡的眼睛,和一张似曾相识的俏脸……

……

……

“呕!”

ktv金碧辉煌的洗手间里,徐浪吐得昏天黑地。

父母突然失踪,经营整个乐园的压力,一下子压在了他的肩上。

为了给乐园续命,他经常要请不同的大佬、“长辈”们出来吃饭、潇洒,酒场如战场,推杯换盏间,种种勾心斗角和人性的丑恶,已经让他有种不堪重负的感觉了。

“爸、妈……我一定会保住咱家游乐园的!”他瘫坐在洗手间冰凉的地板上,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

梆梆梆—

洗手间的门被人敲响,徐浪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俏丽身影已经闪了进来。

是这家ktv陪酒的“公主”,看他进了洗手间半天没出来,就过来看一看,正好他之前又忘了锁门,直接就进来了。

“亲爱的,你没事吧?”这公主不愧是欢场上的老手了,戏言随口就来。

“我没事。”

见有人进来,徐浪连忙一把擦干了眼泪,努力让自己的鼻音听起来不那么重。

他抬了抬肩膀,把公主搭在他身上的手挣开。

“别这么清纯嘛,少年。”

公主嗲嗲说道,“没事就出来继续陪我喝呀!”

一股烦躁的情绪从徐浪心中涌起,他知道这些公主不断劝客人多喝点,ktv的酒水才会畅销。

可就在他要发火的时候,看到公主那涂抹着浓妆的脸,心里又不禁一软:“算了,都不容易,如果不是生活艰辛,谁愿意大晚上出来坐台,把自己喝得跟死狗一样?”

“走,去喝酒吧。”他说。

“亲爱的你真好,来,亲一个。”公主撒着娇,想要送上一个香吻。

不过却被徐浪微微推开:“别闹,我这初吻是要留给女朋友的,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丈母娘肚子里。”

“切,这么纯吗?”

在公主不可思议的眼神中,徐浪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洗手间。

……

某夜,血月高悬。

冥河之旅上,一位女鬼正在向徐浪搔首弄姿,但她却不是黄欣欣,而是一道血红色的身影,正尽情展示着如同曼珠沙华一般的妖异魅力,但换来的,却是徐浪尴尬的傻笑……

……

现实世界,办公室里。

徐浪闭着眼睛站在原地,脸色神情不停变幻,五彩缤纷。

从小到大,过去那些年里,曾和一个个女孩有过的短暂接触,都在他心间一一闪回而过。

每一幕回忆,又都有陆雪菲的幻影依稀掺杂其中,真实与虚假的界限,这一刻已经难以分辨。

陆雪菲静静地看着徐浪,感知着他在幻境中经历的一切,眼神透着稀奇和古怪。

“醒醒!”

陆雪菲冰冷的声音唤醒了徐浪,“你通过考验了。”

她眼中有一丝不甘,又仿佛有一丝欣慰。

徐浪闻言,悠悠睁开双眼,道:“这回你总相信,这世上千千万万的男人里,也有好人了吧?”

他对自己刚才在幻境里的所见所闻,记忆犹新。

陆雪菲倒也坦率,说道:“我承认,你的确和我见到的其他男人不一样。今日我暂且放你一马,但你听好喽,不要让我抓住你是贱男人的把柄,不然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声音落罢,房间里四处浸染的血色,正以肉眼可见之速度,徐徐褪去。

紧接着,徐浪眼前一抹红光闪过,陆雪菲已然离去。

呼!

他庆幸地松了口气,“终于走了,老子可算是特么活下来了。”

活下来,意味着系统布置的存活三天任务宣告完成了。

可就在这时,他眼前又是血光一闪,那道熟悉的曼妙身影再次现身到面前!

趁着徐浪毫无防备之余,陆雪菲当胸探出一爪!

“喂?你要干什么?”徐浪大惊失色,刚喊了一句,已经被陆雪菲提起衣领,重重掼在地上。

嘭!

一声闷响。

他眼前一黑,浑身剧痛,骨头像是散了架。

“唔……”

等他呻吟着爬起来,陆雪菲的身影已经鸿飞渺渺,只剩一声冷笑在阴冷的空气中回荡:“我答应不杀你,自然作数。但死罪可免,不代表活罪能饶。这一摔,是对你之前乱碰我身体的惩罚……”

靠!

这么记仇吗?

“老板,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这次死定了呢!”

黄欣欣这时也恢复了不少,鬼体得到巩固,已经可以起来走动了。

“我也觉得这次在劫难逃了。好在运气不算太差。”徐浪劫后余生,心情也轻松了些。

徐浪又看向角落的鬼婆和陈洁曼,问道:“你们怎么样?”

“死不了。”陈洁曼言简意赅。

鬼婆也道:“老身也无妨,就是这丫头,需要些时日恢复了。”

徐浪发现,鬼妹一头栽在鬼婆的怀里,呼呼睡着了。

“慢说这小丫头了,就连咱们,此次都是损耗过大。这个陆雪菲,实力远超我们太多,她绝非厉鬼那么简单!”黄欣欣说着,身形又是虚淡,鬼体不稳,巩固得还是不够。

徐浪看着黄欣欣、鬼婆、陈洁曼、呼呼大睡的鬼妹,还有在地上盘成一团,虚弱地进入休眠状态的白蛮,心中忍不住感动莫名,由衷感激道:“谢谢你们!真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