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经济传媒映画网站

麻豆经济传媒映画网站

   .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转眼间窗外已是月色朦胧,夜色已深。

   在反复经历过七次失败之后,沈落控制着的阴煞之气,终于来到了最后一个关口,冲关三阴交。

   他双目紧闭着,手上法诀掐动,力维持着腿上符纹的运转,促使那里的蚁纹与法力相互纠缠,彼此冲撞相融。

   就在这时,沈落双目忽然猛地睁开,一眼望向对面的鬼将。

   只见其双眼之中已经失去神采,浑身光芒变得无比黯淡,身形竟然也有些虚浮,张开的嘴巴里冒出的黑色雾气也在逐渐变淡,显然是阴煞之力消耗过剧的模样。

   沈落心头一紧,明白这鬼将体内蕴含的阴煞之气终究有限,并且也远不如六陈鞭中所藏之精纯,眼下已经快要消耗殆尽,若是再不切断的话,只怕这鬼将非但道行要受损严重,其鬼魂之躯都极有可能无法维持。

   “罢了,最后再博一下。”沈落目光一凝,结印的手指突然向下一指,截开最后一道阴煞之气,凝于一线,朝着三阴交穴猛然打了下去。

   “嗤”的一声轻响传来。

   在这最后的关口,三阴交穴终于被打通了开来。。

   另一边,鬼将几乎已经要昏厥过去,虚浮的身形飘飘摇摇地缩回了乾坤袋中。

   与此同时,沈落腿上的符纹血光骤然一亮,收缩回来覆盖住了整条旁支经脉,接着又有白色和黑色光芒亮起,彼此覆盖交错,开始融合起来。

   夏日水上乐园狂欢水着少女欢乐照

   半晌之后,所有光芒消失不见,沈落腿上的符纹也随之消退? 一股奇异力量融入旁支经脉,一条崭新的法脉终于开辟成功!

   “成了,哈哈……”沈落双眼猛然睁开? 感受着体内法力正在一点点汇入那条旁支法脉中? 面上喜色难掩? 更是忍不住抚掌道。

   此法脉虽然不是十二正经之一,但却给沈落坚定了开脉的信心,先前在梦境中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即便是在现实中? 他也能做到。

   只要再开辟出更多的法脉来,哪怕只有梦境中的一半,他的资质就能得到长足的进步? 届时修炼速度定能增快数倍? 再辅以丹药灵材之类? 想要摆脱寿元不足的困境? 就不会如现在这般艰难了。

   他收起那瓶没机会发挥功效的疗伤乳灵丹? 站起身? 手捧着乾坤袋,打算放出鬼将,看看它的状况。

   只是还不等他动手,忽然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杂乱声响。

   沈落神识骤然放开,朝着四周探查过去? 很快眉头就紧皱了起来? 一股股杂乱却不算精纯的阴煞鬼气? 竟是从周遭各处传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沈落心中惊疑不定? 直接起身推开房门,身形一跃,就来到了屋顶上。

   他站在屋脊上凸起的朱雀异兽雕像上举目远眺? 就看到坊市之内四处闪着火光,更远的地方还能看到股股浓烟升腾入空。

   “救命……救命啊……”

   就在这时,一声惊恐地呼救声从不远处传来。

   沈落立即朝那边望去,就看到先前卖他水盆羊肉的小贩,正在相邻街巷的石板地面上艰难爬行着,身下拖着一条长长的血迹。

   在他身后不远处,有一团黑色雾气不远不近的坠着,里面隐约可以看到一张颜色惨白,略带腐烂的狰狞鬼脸。

   “恶鬼?”

   沈落眉头一皱,足尖一点屋脊,身形骤然飘下,落向那边。

   那鬼物追着小贩跑了一阵,似乎也觉得无趣,双手猛然一张,两只鬼爪极速延长,朝着小贩扑了上来。

   眼见其爪尖就要抵近小贩后心时,一道雷光骤然炸响。

   一张小雷符爆裂开来,化作一道雪白电光,笔直砸入鬼物眉心。

   “嗤”的一声轻响,鬼物的脸颊顿时被撕裂开来,连一声惨嚎都来不及发出,一身阴煞之气即便四散流溢开来。

   沈落见状,赶紧拍了拍腰间的乾坤袋,一股黑色旋风从中飞旋而出,直接将那流散的阴煞之气卷了个干净,又瞬间飞回了袋内。

   乾坤袋内鼓了一下,又很快瘪了下去,阴煞之气已经被鬼将吃了个干净。

   沈落几步追上那名还在惊惶爬行的小贩,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小贩却受到了巨大惊吓,身子猛然一抖,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口中不断叫着:“鬼爷爷饶命,饶命啊,鬼爷爷……”

   “我不是鬼,你且抬头看看。”沈落安抚道。

   然而,小贩肝胆已裂,早已听不进去任何言语,只是不断求饶着,身下更是有一股异样味道传了出来。

   沈落皱了皱眉,手掌抚在他肩膀上,一股温和的阳罡之力渡入了他的体内。

   小贩顿觉周身一暖,这才终于回过神来,停止了求饶,满眼惊恐地抬起头看向沈落。

   “客,客官,怎么是您?”小贩颤抖着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沈落没有回答,开口问道。

   “鬼,有鬼,有鬼……”经沈落这么一问,小贩又立马想起了先前的恐怖经历,忍不住带着哭腔的大声叫道。

   “鬼已经没了,快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沈落问道。

   小贩越过沈落,向身后的街巷看去,见那里空荡荡地,果然什么都没有,这才松了口气,开口断断续续地说道:

   “今天,今天不知怎的,客人比平时多了不少,预备的清水用光了。我就,我就想着去这边的老槐树,去树下的水井里打点水回去用。谁成想刚放下水桶进去,一个满脸惨白的恶鬼……就,就顺着井绳爬了上来,我丢了水桶就跑,一不留神摔倒了,也不知是把腿摔断了还是怎么了,死活,死活爬不起来,就只好扒着地上爬,我这……”

   沈落听清楚了来龙去脉,检查了一下小贩的伤势,发现只是磕破了皮,并未断骨,其是因为过度惊吓,腿软了才爬不起来的。

   “你的腿没断,倒是爬着跑的时候,磨得厉害。”沈落一边说着,一边将其扶了起来。

   “多谢,多谢了。”小贩发现真如其所说,连忙弯腰鞠躬,道谢连连。

   沈落环顾了一下四周,感觉到周遭四处都有阴煞之气流散,对那名小贩说道:

   “街上鬼物不少,你先别急着回家了,路边寻个门上挂有桃符的人家,进去躲躲,等天亮了再回去。”

   小贩闻言,脸上又变得煞白,带着哭腔道:“不行呀,我一家妻小还在家里,我得马上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