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下载大全

荔枝app下载大全

() “傻仔,要出大事儿了!”

“啥?”

槐诗头顶升起了三个问号,一脸懵逼,不知道究竟发生了啥。

“刚刚不是好好的么?”

“是好好的呀,但不妨碍接下来要出事儿啊。”乌鸦瞪大眼睛看着他:“难不成你还做着自己出门就能一帆风顺回家的美梦吧?”

“……是谁特么的跟我说这是旅游车的!”

槐诗悲愤地瞪着她:“车门在哪儿呢,我要下车!”

“要下车?没关系,三个小时之后有一班离岛特快,你现在买票还来得及。只要动作快,怎么都能跑得了。”

“嗯?”槐诗瞪着眼睛,不明白这一次她怎么没有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乌鸦停顿了一下,露出好奇的神情:“但是……命运之书的反应你就真放着不管啦?”

“我……我……”

槐诗吭哧了半天,就是没办法把‘我还真就不管了‘这句话说出口。

逆光小清新长发美眉大胆诱人私房写真

况且,他已经闻到了真香的味道。

“难不成……这里真的有天国的碎片?”

乌鸦点头,“十有**。”

“……说实话,我倒现在还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槐诗双手合十告饶:“能不能来个漂亮大姐姐给我解释一下?”

乌鸦微笑:“这你可算是问对人啦!”

“……”槐诗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说真的,我原本以为你会谦虚一下。”

“难道姐姐不好看吗?”乌鸦歪头瞥着他,风轻云淡的语气却令槐诗的死亡预感都被隐隐唤醒。

“好看,好看!”槐诗点头的频率快要把脑浆子晃出来了。

遵从自己的内心。

就是这么实在。

“这就对了,速度快点,走着走着。”乌鸦落在他的肩膀上:“趁着时间还够,赶快去买点东西。”

“这么着急?”

“我倒是不介意你晚一些……但迟则生变,你懂吧?”

“好好好,我懂我懂。”

槐诗加快了脚步。

属于工具人的紧迫感终于上线了。

在临走之前,槐诗还必须去一趟巨鹅商会的休息室,找到在那里等了自己俩钟头的原照,纠结了半天之后,终究还是双手合十道歉:“不好意思,临时有急事,我必须得闪了。”

“啊?”

正翻着手机准备接下来去哪儿玩的原照愣了好久,旋即狐疑了起来:“听说这里地下二层有很多站在粉红色灯光下面的小姐姐……你该不会想要支开我去做什么成年人的肮脏事情吧?”

“你特么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槐诗一口老血吐不出来,瞪了他一眼:“我是那种人吗?”

“……”

原照端详了他半天,将信将疑:“也对,毕竟你看起来不像是付钱的那一拨人。”

那我是哪一拨!

收钱的么!

小老弟你对我的误解是不是太深了一点?

“总之,十分对不起,下午要放你鸽子了。”槐诗诚恳道歉:“明后天怎么样?不行的话回头你来新海再招待你……”

在分辨出槐诗的郑重和歉意无从作伪之后,原照并没有恼怒,颇为体量地挥手:“你忙的话那就去呗,不过先提醒你一下,大哥我的档期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多谢。”

槐诗感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准备离去。不过他走到门口,扶在门把上的手却停顿了一下。

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他和原照如此突然的重逢,真的是巧合么?还是说……有人另有安排?

在感受到山雨欲来的气氛之后,槐诗也开始神经过敏了起来。

“说起来,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的?”他回头问。

“嗯?”原照说,“我不是说了吗,堂姐要升学了,所以来庆……”

“不是这个,我是说,是谁建议和决定你们来这里的?”槐诗严肃的说,“这件事情很重要,麻烦你仔细想一想。”

“e……”

原照挠了半天头之后,有些不太确定:“好像是冯楚那个舔狗提议的来着。”

“嗯?”

槐诗回忆起白天静静站在原缘旁边的那个少年,一直带着和煦的微笑,一路颇为热情地站在原缘身边,却恰到好处地保持着不令人厌烦的距离。对槐诗也没有什么疏远和排斥的样子。

堪称风度翩翩。

是他?

槐诗皱起了眉头。

“不过当时堂姐好像不太感兴趣。”

原照感慨道:“不过说起来

也难怪,第二天她忽然就同意了……哎,你别看她那么冷淡的样子,其实特别家里蹲,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是绝对不会出门的。这一次她竟然会主动出来旅游,把我也吓了一跳。”

“……”

槐诗没有说话。

“怎么了?”原照问。

“不,没什么。”

槐诗摇了摇头。

只凭借这个什么都无法断定,但心头却难免地升起一丝阴影。

如果原照他们如今的到来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又关系的话……到时候自己又应该怎么办?

紧迫感越发地强烈起来。

“照顾好自己。”

槐诗最后回头,慎重地提醒:“注意待在手机有信号的地方,碰上什么事情自己不要硬抗,一旦有意外,就迅速给大表哥打电话求救,知道么?”

“啊?”原照不解。

可槐诗已经快步离去了。

时不我待。

.

等原照晚上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十点多钟了。

没办法,群星号实在太好玩了,在家里被关了两个月的十四岁中二少年哪里经得住这个啊。

只是参加了一个边境娱乐联合会举办的线下比赛,一不小心就十点四十了。

扛着大包小包的奖品和好几个自己一直想要但没钱买的源质可动模型,原照哼着歌,跳着舞,走进自己的房间里,把东西放下,打开了灯。

然后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看到了那个坐在客厅里喝茶的纤细身影。

原缘。

“姐……”

原照的腿哆嗦了一下,挤出一个尴尬地笑容:“你还没睡呐?”

原缘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又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堂弟,忽然问:“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你该不会忘了门禁吧?”

“啊哈哈,都怪槐诗那个家伙实在太热情了!”原照挠着头,左顾右盼:“非要拉着我一路吃吃喝喝,赶都赶不走。”

“是么?”

沉默的少女了然地颔首,问道:“玩得开心么?”

“嗯嗯!”原照疯狂点头,谄笑着讨好:“我保证今天就这一次,姐你别跟我妈讲啊,我以后保证不……”

“那么,他有跟你说过什么特殊的话吗?”

原缘打断了他的话,忽然问道:“他有问过你什么问题吗?”

在寂静中,端坐在阴影中的少女抬起头,精致的面孔上浮现出一丝慎重和严肃:“尤其是,有关于我的那一部分”

“没!没有!”原照下意识地摇头,“那个家伙一路都在狂吃海喝,嘴都没闲着,什么都没有问过。”

“是么?”

原缘的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怀疑,沉吟许久之后,摇了摇头:“我吩咐你办的事情,都办好了么?”

“呃……”

直到现在,原照才看到自己手机上来自原缘的未读信息,一连六条,他一条都没看到。等他打开信息之后,便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堂姐。

寂静里,只有一声脆响。

在原照的背后,面无表情的老仆悄无声息地关上了房门。

接下来,便是一片令人不安的死寂。

.

与此同时,在音乐厅的休息室里,槐诗正在清点自己一下午的斩获。

“无垢接骨木一支,幽灵蛛丝半盎司一捆,青貘的尾毫两盎司,还有朱雁的尾羽……”

这些东西林林总总的都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抛去盒子之后,加起来都不到一斤重。

除了蛛丝之外,都是比较常见的炼金材料,结果因为时间太紧,槐诗被狠宰了好几刀。哪怕只是回忆一下都能感觉到内心在抽搐。

虽然心痛,但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

按照乌鸦的吩咐,先洗了澡,然后戴上手套,以炼金之火均匀加热无垢接骨木,使其内部结构在炼金之火中变化,并弯曲成环形。

最重要的是,内部结构必须首尾相接,形成一个完美的闭环。

无垢接骨木的优点就是内部晶格状结构十分均匀,只要切好剖面,就很好搞定。

然后蛛丝编制成线。

两盎司的蛛丝四股绞合在一起搓出的线大概有十米左右,而且本身蛛丝线就是透明的,拿在手里几乎没有重量。

这一部分就是有点费工夫,但不难,专心一点就能搞定。

接下来就是用蛛丝将部分材料串联起来,缠绕在环形的接骨木之上,并且还要在内部编织出复杂的图形……而最终,将那几根苍白的尾羽坠饰在环形的下方。

槐诗手握着上侧的线头,将它提起来,仔细端详。

“这是一个……捕梦网?”

“没错。”

乌鸦颔首:“确切的说,是一个梦境的入口。一般来说,都是用来潜入其他人梦境的工具。”

“你是让我潜入到别人的梦里去?”

“不,准确的来说,不是让你潜入到什么‘人’的梦里去。”乌鸦特意地在‘人’这个字的读音上加重了语气:“你要潜入的,是这一座‘群星号’的梦境。”